首页 基金排行正文

暴风集团濒临 “暴风退”

admin 基金排行 2020-08-02 02:01:32 7 0

基金排名:暴风集团濒临 “暴风退”

来源:凤凰科技

昔日 36 个交易日涨停的 “明星股”渐渐成为陈年旧话,暴风集团实际控制人冯鑫被逮捕也已过去整整一年。近期,冯鑫案件的一些最新进展打破平静,扑朔迷离的冯鑫案件也有了揭开面纱的可能。

据《中国经营报》日前报道,冯鑫已经被公诉至法院,罪名为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与此同时,冯鑫也向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提起了一项申诉,涉及冯鑫在收购 MPS 时,一笔 1 亿元资金被自己的下属 “诈骗”,要求追究其相关责任。

今年 7 月 8 日,暴风集团还因无法按时提交 2019 年年报被暂停上市,如果 1 个月内仍未能披露年报,深交所有权决定终止公司股票上市,暴风或许与乐视一样,成为 A 股市场上的 “暴风退”。

被捕一年之久,冯鑫和他一手创办的暴风集团再次浮出水面,曾经装机必备的暴风影音是如何跌下神坛的?昔日叱咤风云、身价百亿的老板冯鑫,是如何陷入被下属 “诈骗”上亿的境地的?

风头两无

冯鑫的被捕,让暴风影音万丈高楼一脚踏空。截止 7 月 30 日,暴风影音市值已经从 400 亿跌到 4.88 亿元,有媒体曝出公司高管已全部离职。

在 App Store 和安卓应用市场上,暴风影音 App 还能被正常下载使用,最近一次软件更新显示在 1 个月前,App 的视频信息流里还有叮咚买菜、线上交友 App 广告点位的覆盖,有消息称,该 App 已经被风行在线接管。

有前员工对凤凰网科技表示,自己至今都没讨回属于自己的四个月工资。冯鑫微博更新停留在了去年 6 月,评论区有人说道,“赶紧把工资发了吧,引进战略投资,我可是买了你两百万股票”,那时暴风已命悬一线,但是高价入场的股民,还对冯鑫抱着一线希望。

2019 年 7 月 18 日,那是冯鑫最后一次公开亮相。在这个投资人沟通会上,有人提问 “公司会不会退市?半年报净资产为负了吗?”

跟所有谨慎的高管一样,冯鑫的回答滴水不漏:“目前公司积极开展生产经营活动,坚持应对面临的困难。目前未触及退市条件。”

展开全文

此时距暴风创立已经 12 年,暴风集团从 400 亿市值跌下神坛,旗下 P2P 暴风金融暴雷、大幅裁员欠薪的消息甚嚣尘上,“第二个贾跃亭”成为了网友起给冯鑫的代号,这不是冯鑫最开始创业时预想的结局。

在冯鑫早期的采访中,他大多称自己是一个 “混子”,从合肥工业大学毕业,由于挂科没有拿到学位证的他混进了体制内。而在他职业生涯的前半段,他是一名成绩傲人的销售人员。

在矿务局上过班,在北京开过馒头厂,还做过保健品销售。对自己年轻时候的经历,冯鑫带着一股叛逆和自傲:“我身处最热门的行业,但我就是个‘混子’,我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我只知道自己不要什么。”

后来冯鑫进入了文曲星,1998 年又被推荐到了联想投资的金山软件担任销售。在金山,冯鑫的销售天赋得到了充分发挥,冯鑫还曾自豪地介绍,“我的业绩超过了华东、华南。我一走,华西就是华东的 1/3、华南的 1/4。”之后冯鑫当上了市场总监,出任毒霸事业部副总经理。

他在金山时期的老上司王峰曾在朋友圈回忆到:“打工的时候,他是唯一一个敢于顶撞包括我在内的所有上司的人,很多人不那么喜欢他。”

在王峰口中,不那么招人喜欢的冯鑫是一个有性格的摇滚乐迷。窦唯被逮捕时,冯鑫直接跑到了看守所门口等窦唯。为了去 2002 年的世界杯看球,冯鑫跟雷军请假说 “不给假就辞职。”2004 年,冯鑫被金山辞退,具体原因不得而知。

冯鑫短暂地在雅虎中国担任个人软件事业部总经理,2005 年他辞职创业,出资 50 万元成立了酷热影音。后来,冯鑫从周胜军手里以 1200 万收购暴风影音,组建了北京暴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暴风影音的最大优势是超强解码功能,不管什么格式的视频,在这里都能播放。在版权意识薄弱时期,暴风影音几乎成为了装机必备软件,2009 年,暴风影音的用户数超过 2.8 亿,日活用户超过 2500 万,而当时中国网民人数才 3.8 亿,暴风影音的风靡程度可见一斑。

一朝被捕

随着各大网站兴起高价抢带宽、抢版权的潮流,冯鑫的播放器生意不再吃香,落在了后面,他曾说:“生买版权,生把钱消耗掉,这个不是我们能熟悉的战场。”

2015 年,暴风影音在科创板敲锣上市,5000 万月活用户让公司在上市后股价狂飙,40 天 36 个涨停,市盈率超千倍,总市值一度高达 408 亿元,成为了当年的第一支 “妖股”。

上市之后,冯鑫全力投入原先没钱进入的内容版权市场。冯鑫设想了 “全球 DT 大娱乐”战略,将 VR、体育、电视作为未来的三大主力方向,分别成立了暴风魔镜、暴风体育、暴风 TV 三家子公司,并独立融资发展。

但是,冯鑫设想的多元化业务都在两年内草草收场。冯鑫被逮捕则和 2016 年暴风集团联合光大资本对意大利体育版权经纪公司 MP&Silva 的收购有直接关系。MPS 是当时全球体育版权市场的霸主之一,冯鑫曾宣称是收购 MPS 就是拿下了 “暴风布局体育产业的最后一张入场券”。

2016 年,光大浸辉、暴风投资共同发起浸鑫基金,合计募集 52 亿元。优先级出资人 “招商系”出资 28 亿,爱建信托出资 4 亿;深圳恒祥等中间级合计出资 10 亿;暴风系公司、光大浸辉的控股股东光大资本等作为劣后级合计出资 10 亿。

2016 年 5 月,该基金完成对 MPS 公司 65% 股权的收购。交易刚完成,MPS 却不行了。

MPS 在短时期内失去了意甲、法甲多项体育比赛的转播版权,并遭到一系列拖欠版权费用的索赔官司,于 2018 年申请破产清算,公司资产和收入用于偿还债权人,而浸鑫基金未能按原计划实现退出,使得基金面临较大风险。

坊间传言,对方卖给冯鑫的实际上是一个空壳,核心业务早已转移,MPS 的三位创始人成功套现离场。

投资打了水漂,巨额的损失引发了连环索赔,招商财富作为 LP 起诉了 GP 光大资本,光大资本则起诉了提供兜底承诺的暴风集团,索赔 7.51 亿元。

另外,2016 年开始,暴风影音的净利润连续亏损。2018 年报显示,暴风集团资产总额为 12 亿元,而总负债高达 21 亿元,冯鑫个人所有股权的 95% 以上都已质押。

2019 年 7 月 28 日,暴风集团发布公告称冯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同年 9 月,静安区检察院以涉嫌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职务侵占罪对冯鑫批准逮捕。

暴风影音的股价一路狂跌不止,目前市值仅剩 4.88 亿。而由于无法披露 2019 年年度报告,暴风影音的股票从 7 月 1 日起已经停牌。

遭遇 “诈骗”?

值得注意的是,冯鑫此前涉嫌的涉嫌职务侵占罪并未公诉。由于认为指控 “属于事实认定和法律适用错误”,冯鑫本人、辩护律师将做无罪辩护。

根据《中国经营报》报道,冯鑫已被公诉至法院,被指控在相关基金投资项目中,为规避关联交易及重大事项信息披露监管,指示暴风集团相关人员,向基金管理人及基金投资机构相关人员行贿 420 万元,冯鑫被认为是主犯。

而报道中,冯鑫的家属认为这是 “案中案”。MPS 收购案中,冯鑫一方以股票质押获得 3.5 亿元资金后,做内保外贷、找壳借名,具体操作由投资部总监刘洋的下属蒋佳能负责。蒋佳能通过向管理人提供补贴,置换出 1 亿元投资,经过层层转账最终转入其个人或亲属所控制的账户。

而冯鑫在对账后发觉账目存在 1 亿元的误差,派下属去问蒋佳能还被拉黑了,而这件事也是冯鑫在不久前才知道的。当下,冯鑫方面要求以被害人身份请求检察机关以诈骗罪对蒋佳能追加起诉。

也就是说,身在监狱的冯鑫,声称被自家公司的投资部总监 “坑”了 1 亿,这些疑惑和谜团将在此后的诉讼中揭开,但同样在坑里的不止是冯鑫。去年 7 月暴雷的暴风金融,近 5000 人出借了 6 亿资金,不少人还深陷其中。

冯鑫曾说,“走到今天这一步,真实的是 99.999% 还是要怪自己。”他认为自己对资本控制、财务管理、业务严谨性的能力存在不足,并表示愿意对所有的债务人、暴风股民尽到最后的责任。如今身在牢狱的冯鑫也无法兑现这一承诺。

一位原暴风 TV 的员工告诉凤凰网科技(微信搜:iFeng 科技),冯鑫是一个很好的产品经理,但不是一个掌舵人,他没有大的胸怀。“他当时收购吴奇隆、刘诗诗的公司、收购 MPS,我们员工当时都以为是成功的。后来发现,他讲的很多话很空很虚。”

冯鑫的朋友、美图公司董事长蔡文胜在他被公关机关控制后曾在朋友圈感慨:“投资人都可以先套现,创始人必须坚持到最后,所以创业者一定要谨记一条纪律:任何时候不要签‘个人连带无限责任’。”

冯鑫被抓的那一晚,有网友在他的微博评论道——“再见,我 win95 时候用的唯一、最好的播放器”。返回基金排名,查看更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