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基金数据正文

元禾厚望2年成绩单:投资16个项目,开始迎来收获期

admin 基金数据 2020-08-25 03:51:37 11 0

基金排名:元禾厚望2年成绩单:投资16个项目,开始迎来收获期

距离京东港股二次上市不到半个月,京东数科传出准备奔赴科创板上市的消息,眼下IPO已箭在弦上。

如若顺利,这将是执掌的元禾厚望成长基金在短短两年内收获的第二家IPO2019年7月22日,宁波容百科技作为科创板首批上市企业之一,已经正式在上交所敲钟亮相。

这支由与厚望投资团队共同设立于2018年、首期管理规模约20亿元的新基金,在蛰伏两年后开始步入收获期在已投资16个项目中,1家已经IPO、6家处于报会阶段。可以预见,未来1-2年或将成为元禾厚望的“IPO大年”。

诞生于VC2.0大裂变时代的末尾,在VC行业新一轮洗牌中,所有年轻的新机构都急于重新确立自我,但元禾厚望却有着截然不同的气质:在其他市场化机构尽力捕捉风口上的独角兽之时,元禾厚望却稳稳的锁定新经济和硬科技;在一些基金沉浸在互联网泡沫期带来的“快进快退”资本狂欢时,元禾厚望仍坚持在成长期项目上寻找价值、进行精细化投资。

元禾厚望成长基金管理 曾之杰

这种风格或许与曾之杰过往履历密切相关。曾之杰拥有20多年的风投经验,加上元禾厚望,他曾先后管理8支投资基金,当当、新浪、美团、顺丰、、高德地图、京东数科、京东物流、等等,在中国那些最为著名的投资案例背后,很多刻有曾之杰的印记。不骄不躁,已然成为他骨子里的基因。

两年成绩单:

投资16个项目,重仓“新经济”

过去20年,曾之杰历经三次经济周期的考验,作为中国风险投资拓荒者之一,挖掘了十多个互联网独角兽项目。如今,新经济领域仍是他热衷的板块之一。

投资界了解到,成立两年元禾厚望已投资16个项目,包括容百科技、京东物流、京东数科、安路信息、飞骧科技、万达商管、珠海炬芯、驭光科技、图灵科技等,其中容百科技已经IPO,另有6个项目正处于报会阶段。

元禾厚望专注成长期投资,单个项目投资额跨度较大,平均投资额在5000万到1亿之间,同时倾向于对优质项目下重注,比如京东数科、京东物流和字节跳动等。

展开全文

曾之杰表示,“我们还是沿用狙击手的打法、采取的是混合策略,不是只投头部企业,主要精力放在新经济和硬科技赛道上的高成长性的中小企业上。”元禾厚望要投的是各细分赛道里的快马,产业链上的关键点,这也是曾之杰一以贯之的投资逻辑。

缘于对京东的看好,元禾厚望曾在2018、2019年相继投资“京东系”两大独角兽京东物流和京东数科,彼时京东物流、京东数科都正处于关键节点,如今两家都被传出上市计划,IPO指日可待。

“我当年投过阿里,对电商的格局比较了解。京东学习的是亚马逊模式,模式比较笨也比较累,但好处是没有什么捷径可走。这种重运营的模式别人难以复制,只能靠提高自己的运营效率成长。”在曾之杰看来,京东和拼多多并不是在同一个赛道上竞跑,“京东有非常强劲的成长动力,也有护城河。”

而投资京东物流前,曾之杰对这一行业并不陌生。他曾以300亿估值投进顺丰,也做过中特物流董事长。他认为,京东物流已经远远超出了一个物流公司的范围,京东物流内部管理明显优于同行,业务涵盖了海量的供应链、云+、自动化技术等,这背后有“智能大脑”遥控仓库的运转,所以京东物流是一个典型的“智能+”公司。

如果说投资京东物流是基于曾之杰对物流行业的多年洞察,那投资京东数科算得上一次“冒险”。

“对我们这样的中小基金而言,2亿投资是很大手笔的项目了,这是团队内部讨论许久做出的决定。”曾之杰回忆,“当时我们做了很扎实的尽调,在京东数科1200亿估值体系下,我们判断,第一金融的人工智能化是大趋势,第二业务和估值还是会向头部企业集中,第三对标同业公司,京东数科的业务未来想要盈利是不困难的,并且安全边际比较大。”曾之杰相信,这种关键节点的公司,只要有好的管理团队,一定会成长起来。

除了这两家京东系公司,元禾厚望在新经济领域下重金投资的还有字节跳动。“我们其实跟踪字节这个项目有六七年时间了,最早在其20亿估值时就一直在找能够投进去的机会。”曾之杰笑说,“终于在去年,元禾厚望总算成为字节跳动的股东。”

20年前即“盯上”硬科技

拿着机关枪扫射的时代已经过去

“科创板来了,赶紧布局硬科技企业”“硬科技投资周期这么长怎么赚钱?”…… 关于硬科技这个当下中国热词,有太多的困惑和疑虑。但可以肯定的是,业内已形成一个共识:硬科技,一定要投。

鲜有人知的是,20年前当曾之杰加入时,作为华登中国负责人,对于其中酸甜苦辣有绝对的发言权。“过去在互联网企业风光之下,硬科技企业坐了很多年‘冷板凳’。互联网企业往往在还没有赚钱的时候就可以享受很高的估值,但一个半导体类的硬科技公司的成长曲线则缓慢的多,往往要拿10年企业才能扎住脚跟。资本市场除了要看到你的业绩、收入之外,更要看到你的利润、成长空间、成长故事,没有这些想要有一个好估值,是很难的。”曾之杰说。

这无疑是一块难啃的硬骨头,他也想过放弃。以至于此后在的八年时间里,曾之杰都没有把半导体硬科技当成主要的投资方向,“也投了一些,不多,有可能特别挑剔吧,反而投了一些很经典的案例”。

不过眼下,机会真的来了。在曾之杰看来,中国硬科技领域面临的主要问题就是,每个产业链条都不太完整、都容易出现被“卡脖子”的情况。“从经济学角度来讲,我们没有必要去建立一条属于自己的、完全封闭的产业链,但我们一定要在不同的产业链上占据一些核心、关键的位置,这样在被封锁的时候才不至于太被动。”

元禾厚望在硬科技领域的布局更专注上下游产业链的投资。“中国对国产替代和产业升级的迫切需求产生了独特的硬科技公司,这些需求带动应用,应用再带动硬件,这是我们未来投资的一个大逻辑。”曾之杰说。

截至目前,元禾厚望已经在硬科技领域捕获多家优质企业。比如,2019年12月,国产射频芯片厂商深圳飞骧科技获得由中金资本和元禾厚望领投超1亿元B+轮融资。仅半年后,2020年6月,飞骧科技正式发布了一套完整的5G射频前端方案,实现了两个第一:第一套完整支持所有5G频段的国产射频前端解决方案,第一套采用国产工艺实现5G性能的射频前端模块,可以说成功填补了国内的空白。

类似这样的行业“隐形冠军”,曾之杰还在持续发掘,同时他的投资方法论也在不断迭代:“第一,之前在某个赛道上,大家拿着机关枪大面积扫射、频繁出手的时代已经过去,以后投资会更加精准、聚焦。第二,从产业链和投资两端看,如果能将产学研紧密结合起来,资本将更加有效率。”

“把投票权交还给市场”

今后五年,会有大量GP加速死亡

“我们等着这么多年,中国二级资本市场终于向市场化方向迈进了一大步。”提及科创板和创业板注册制的到来,曾之杰难掩兴奋。

“对科创板最大的希望就是能够把定价权还给市场,市场化地遴选交易资产、发现价值。但市场化不代表不要监管,市场同样期待精细、严格的监管。只有厘清边界,重罚越界者,这个市场才能实现长久繁荣。”

他一针见血地指出,“之前在一级市场做投资因为有‘套利空间’,大家首先盘算企业能不能上市,但科创板以及创业板有了新的审核机制后,上市变得没有那么难,就需要回到本质去看这个企业的内在价值和成长空间。”

在曾之杰看来,现在A股很多已上市公司的市值是虚高的,伴随市场机制逐渐完善,未来二级市场也会分化,“好的公司会享受高估值和高流动性,这是中国的市场特色,但是差的公司也会被大量淘汰。”

另外从基金本身来说,今年以来,曾之杰发现一个很明显的趋势资金在不断往那些大牌的机构集中,“大者愈大”的马太效应在投资圈同样存在

两年前募集首期基金时,曾之杰还非常苛刻地对待元禾厚望资金规模,“我们不是说没有这样的机会,也有许多地方政府来谈,但是我们对当地产业没有足够的了解,还是回绝了。”曾之杰用了“不敢”来表达对规模化冲动的警惕。但现在,曾之杰透露,“因一期基金回报、LP的反响都还不错,我们准备明年募集二期基金,加大管理规模。”

而对于目前头部机构正在产生的挤压效应,曾之杰直言,GP们都在说募资难,其实更应该反思下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做投资,光讲故事是不行的,踏踏实实给你的LP带来回报才是正道。今后五年,市场淘汰机制会让很多GP加速离场,行业会回归到一个相对比较正常的状态。”返回基金排名,查看更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