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基金排行正文

王忠民:制度创新是中国资本市场核心“软实力” | 《母基金周刊》独家专访

admin 基金排行 2020-09-01 01:58:31 24 0

基金排名:王忠民:制度创新是中国资本市场核心“软实力” | 《母基金周刊》独家专访

伴随明星企业蚂蚁集团登陆科创板,其最大的外部机构股东——全国社会保障基金(以下简称“社保基金”),再一次成为了资本市场的关注焦点。

“这笔投资按照目前2000亿到2400亿美元的市场估值去看,我们至少取得了5年8倍的收益,平均每年1.7倍”,谈及这笔投资,社保基金理事会原理事长王忠民在接受母基金周刊(ID:FOF_weekly)专访时表示。

事实上,以成功投资蚂蚁集团为切口,我们可以把脉企业、投资机构乃至整个基金行业近年来的制度创新。按照王忠民的说法,制度创新正是资本市场最重要的“软实力”之一。

蚂蚁集团的软实力

蚂蚁集团是社保基金5年前的一个投资案例,当时它刚从阿里巴巴里剥离出来,A轮估值350亿美元。在这笔投资当中,王忠民及其带领的投资团队,对投资数字化前端场景公司时应该如何估值、如何跟进均有了全面而深刻的认知。

首先,数字化产业公司在规模上具有无限性。

王忠民指出,原来物理性的基础设施规模有限,以至于扩展到一定程度就没有办法再做延伸。而数字化产业中用户越多,成本越低,效能越高;因为数字化工具满足了规模效应中的边际成本无限趋近于零。

“尤其是数字化金融公司,它比其他场景的公司有更广泛的数字化延展。因为金融是高频交易,其中的数据信息沉淀比其他领域大得多。如果你对这些数据进行智能化挖掘,就会发现用户的购物偏好、理财偏好、价值偏好,于是公司又可以基于此去满足用户更多的需求。”

回到投资蚂蚁金服的案例,在数字支付领域,蚂蚁旗下的支付宝无疑走在最前面,获得了中国的支付市场数据。它既可以对阿里系统内所有的电商进行金融服务,也可以让电商反过来给金融赋能。从支付出发,蚂蚁还可以进一步向借贷、货币市场基金、托管等一系列业务延伸,前后的协同效应会使它的收益率持续上升。

“我们发现每年蚂蚁金服的价值链条都会成长,比如当初从阿里剥离出来的蚂蚁金服,现在自己内部也生长出了阿里云。”王忠民称,“所以当我们投它的时候,不是用 PE这样传统的估值逻辑,而是用数字化新业务线的估值法,重在评估它的流量、稳定客户、新客户,以及其中能衍生出多少个价值链。”

除了内部体系的无限延展性,蚂蚁金服本身的股权制度设计也值得研究。

王忠民称,蚂蚁金服把40%的股权都给了员工,所以公布上市计划那天蚂蚁金服的员工沸腾了。“只要你有1%的股权,你就可能获得几百亿的财产回报”。这样的财富效应在传递一个信息,如果一个员工有创新贡献,不仅能在组织中持股,还可以促成新业务线的独立,从而占到其中更多的股权。

蚂蚁的这条股权架构设计,恰好也是数字化公司成长创新的集中体现。它能让员工在岗位当中精神百倍的工作,并且全力以赴的迎接每一天。当每个公司都能把一整套的制度设计架构应用于实践,也就构成了“制度软实力”,这是制度设计的力量。

王忠民进一步提出,过去的A股IPO制度对一家公司的股东数目做出了严格限制,现在注册制在中慢慢放开,还兼容了更多如蚂蚁金服这样的差异投票权,这同样是一种制度变革。甚至可以说,如今二级市场在IPO时推行的注册制,一定程度上是灵活运用了一级市场中的诸多交易结构和制度创新。

展开全文

“基于如今的退出利好,我们不仅可以实现差异性投资结构,而且国内市场还能比国外同类型的公司市盈率高出一倍。所以,制度的软实力落在投资者的身上就是实实在在的资本回报”,王忠民如是说。

总结来看,制度软实力是日新月异、不断进步的,它包容了创新,包容了增长,包容了奋进,代表了这个时代的进步。

社保基金的软实力

社保基金之所以能够顺利入股蚂蚁金服,除了蚂蚁金服本身展现出的制度创新性,也离不开社保基金本身的制度变革。因为按照5年前的投资管理办法,社保基金并不能投资民营企业,想要入股蚂蚁,社保基金向上级和主管部门申请批准民营龙头企业股权,最终促成了这笔投资。

其实回望社保基金运行至今20年的时间,可以看到这支关乎国计民生的公共性基金已经完成了很多关键性的制度突破。

比如,社保基金最先向国务院要求批准投资二级市场,后来国务院批准社保基金可以用总资产的30%投入二级市场。紧接着,社保基金又申请做直接的股权投资,后经批复,允许社保基金可以用占比20%的资产去配置股权投资。

不止如此,社保基金还参与了国有金融机构改制的投资,分享了金融企业股改和证券化的收益。后来又在2014年投资蚂蚁金服前后,获批可以用总资产的10%做私募股权投资,并准许直接投资民营龙头公司。

在循序渐进的制度突破下,社保基金越来越靠权益直接投资市场,也越来越靠市场化的投资管道去落地实施,这些共同促成了社保基金在过去20年时间,平均年化回报率在8%以上的投资成就。

这一步步的创新和建设,离不开社保基金和众多合作者之间的共同探索。

在产品方面,社保基金经历了一个从无到有、从粗到细的建设过程。王忠民称,社保基金最早进入二级市场时,发现市面上基本没有合适的投资产品。鉴于此,社保基金团队就跟基金管理人一起从头设计。开始是参考成熟境外企业的做法,然后逐步在自我提升的过程中自成风格,最终成为了整个资本市场的先行者。

“我们今天看起来成型的资产配置策略、评价体系,以及直投的思路、标准、流程等制度化的产物,都是当时我们一起共同制定的”,王忠民说。

在选择合作的GP方面,社保基金则做过末位淘汰的制度设计。“我不能保证我选的GP都是好的,所以我们就做了制度规划:如果一个管理人在市场中落到了后25%,同时又是我所有委托的管理人中最差的,那就淘汰掉”,王忠民直言。

这个制度虽然残酷,但是可以对社保基金的投资运营形成保护,而且回过头来也会激励到这些管理人。

“事实证明,那些被我踢出去的(管理人)后来都进步了,知过能改还有机会重回市场”,王忠民说,“所以我们感谢制度带来的变革,它带来的结果是好的,这就是当代投资逻辑的进化。”

基金行业的软实力

如今,整个中国社会进入了充满新概念、新理论、新逻辑、新行为的数字化时代,疫情则加速了这个时代工具、场景、逻辑、需求的爆发。按照王忠民的说法,如今数字已经渗透一切事物、反映所有逻辑、改变一切场景,“这是我们身处这个时代可以感觉到的”。

置身于此,基金行业已经变得愈发专业和垂直,它的任何一个象限都在飞速发展。以最近一年来说,基金行业最明显的变化在于“两个S”。

一个“S”是ESG投资(一种关注环境、社会责任和公司治理的投资理念)当中的“Social Responsibility”(社会责任)。

王忠民举例称,有一款移动互联产品,它的所有部件和产业链都达到了全球最好的生态标准,而且用完后还能做到全部拆解、回收,甚至不存在信息泄露,那么这就相当于把ESG放到了自己的产业链里。这也是为什么过去两年,这家龙头公司市值得以翻倍的原因,他们借助了ESG理念。

值得一提的是,社保基金也是ESG的早期践行者之一。“最早我们投城市污水处理就是这样,它直接关乎民生健康,这就是投资背后的社会价值,它蕴含的是社会关怀,对他人生命的尊重,这显然就是现在ESG的思想”,王忠民说。

当然,今天的社会责任投资系统中还存在不少问题。王忠民表示,如今很多数字化的产品会搜集人们的信息,如果背后没有做好治理,用户就无法保护自己的隐私。所以那些真正重视ESG并将其有效落地的项目,会越来越得到社会资本的关注。

另一个“S”则是指S基金。现在大型的母基金、政府引导基金、产业基金等LP都推出了S基金,它相当于一个新的退出通道和基金资产在配置通道。

“我们常说解铃还须系铃人,现在S基金就是那个系铃人。它的根本价值在于让资产流通,供需活跃。如果放诸金融市场,S基金就是把别人的流动性需求当成自己的收入,替别人解困以后,才可以获得合理价格的资产和有效投资场景的打开”,王忠民解释称。

在过去,S基金在中国资本市场很少见,直到近两年陆续出现了一些案例,但依然不够普遍。因此,如果有机构能在S基金的赛道走得足够早,那么它就有机会提出这个制度架构中的主要逻辑和实施方法,这自然也是基金业软实力的体现,贡献者即建设者。

在金融市场当中,哪里有风险,哪里就有制度创新。伴随数字时代的蓬勃发展,未来投资机构必将深入到领域创新当中,并且将制度创新作为重要的软实力发力点。

只有制度坚实,数字化时代的诸多投资优势才能牢牢的扎根落地;只有制度成熟,才会有更多的资本进入到直接融资市场,最终流向实体经济。

“作为机构,你的认知水平要走在时代前面,做一个制度的建设者。如果这个时代的新制度已经来了,那你就去积极跟进,争取先行先试”,王忠民说。

总而言之,制度软实力是这个时代我们所欢迎的,它的落地和实施,终会产出重大的爆款场景和有利结果。

2020中国母基金峰会暨第二届鹭江创投论坛

2020年9月9日-11日,《母基金周刊》、厦门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将携手行业内知名母基金与机构LP、产业集团、经济学家将齐聚厦门,举办「2020中国母基金峰会暨第二届鹭江创投论坛」,并作为“2020厦门国际投资贸易洽谈会”平行论坛之一,共话“投资机构软实力”,开启中国投资机构新征程。返回基金排名,查看更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