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基金新闻正文

基金排行 半年亏近2亿,负债超300亿!行业龙头东方园林业绩低迷何解?

admin 基金新闻 2020-09-04 02:09:21 15 0

基金排行:半年亏近2亿,负债超300亿!行业龙头东方园林业绩低迷何解?

经历了两年的行业寒冬,又遇到突发疫情冲击,东方园林2020年上半年的营业收入降幅虽收窄至-18.88%,但其业绩仍呈现持续亏损态势,且亏损额为1.88亿元

《投资时报》研究员 吕贡

提到中国园林,古典园林中的代表作留园、网师园、拙政园和环秀山庄必定拥有姓名,其扩展项目沧浪亭、狮子林等,亦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而若将目光移至现代可以注意到,在过去二十多年城镇化高速发展阶段,以生态建设为主要目标的园林行业一直享受着大基建红利,部分企业也在蒙眼狂奔中实现了规模的壮大和业绩的飙升。

但是,这样的状况或难以持续。一旦红利消失或减弱,不可避免的,大部分企业将被迫瘦身、退出或转型,特别是中大型园林企业。深陷寒冬的园林头部企业北京东方园林环境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东方园林,002310.SZ)或正在遭遇如此境况。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近年来,东方园林经营陷入困境,业绩增速逐年下滑,甚至转盈为亏。并且,其现金流压力也在逐年加剧,半年度净利润亦连续亏损。

业绩回温仍亏损

作为城市景观生态系统运营商,东方园林创立于1992年。十余年后,该公司于2009年登陆深交所中小板,成为中国园林行业第一家上市公司。

自成立以来,东方园林始终专注于环保、生态及循环经济三大核心业务,形成了集规划设计、技术研发、工程建设、投资运营为一体的生态环保价值链。

2020年8月末,东方园林公布了其2020年半年度报告。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东方园林实现营业收入17.77亿元,同比下滑-18.88%,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下称净利润)-1.88亿元,同比增长78.99%。

具体来看,其生态建设业务(含水环境综合治理、市政园林和全域旅游)实现13.17亿元营收,占总营业收入的比重为74.11%,是公司业绩的重要支撑;工业废弃物循环再生业务上半年实现营收2.55亿元,占营业总收入的比重为14.34%;固废处置业务实现营收1.35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重为7.59%。

展开全文

虽然进入后疫情时代,东方园林二季度业绩实现单季扭亏为盈,当期净利润达到0.99亿元,环比增长高至134.56%,并带动该公司2020年上半年净利润较上一年同期有所增长,但东方园林整体仍处于亏损态势。

而且《投资时报》研究员梳理东方园林2017年上半年—2020年上半年财报发现,自2018年起,该公司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增速逐年递减至负增长,进入2019年后其业绩转盈为亏。

据半年报数据显示,2017年上半年—2020年上半年,东方园林营业收入分别为49.84亿元、64.63亿元、21.91亿元和17.77亿元,同比增速由2017年的70.79%降至2020年的-18.88%,最低点为2019年的-66.10%。而该公司同期的净利润分别为4.68亿元、6.64亿元、-8.94亿元和-1.88亿元,同比增速最低时为2019年的-234.58%。

同时,其工程建设和环保业务的毛利率较上年同期均有所缩减。据该公司2020年半年报显示,其上半年工程建设业务毛利率为31.24%,较上年同期下降2.21个百分点,环保业务毛利率为13.11%,较上年同期下降19.42个百分点。

除了营收、利润因素,长期以来的债务压力也是挡在东方园林发展路上的一大阻碍。

据2017年上半年—2020年上半年财报数据显示,东方园林负债呈逐年递增趋势,分别为162.46亿元、281.94亿元、289.07亿元和313.71亿元,2018年至2020年半年度负债同比增速分别为73.54%、2.53%和8.52%。

逐年增长的债务也使得东方园林现金流压力较大。据其半年度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东方园林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转正为负,达到-8.01亿元,较上一年同期直降287.59%。时至2020年上半年,其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再度下滑19.48%至-9.57亿元。

东方园林2017年上半年—2020年上半年归母净利润及同比增速情况

数据来源:公司半年报

资金问题难解?

可以看到,东方园林资金紧张的状况并非单纯受疫情影响而突然出现。

有分析认为,2014年东方园林在当时实控人何巧女的带领下,在国内疯狂扩张合作业务,此举除了带来业绩飞速增长,也为其资金问题埋下隐患。2018年起,该公司就已显露出负债承压、资金紧缺的苗头。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自2017年开始,东方园林频繁通过债券融资。据Wind数据不完全统计,2017年至2019年该公司共发行13期人民币债券,包括一般公司债、超短期融资债、一般短期融资债、一般中期票据等多种类型。

而就在2018年5月,该公司拟发行的10亿元公司债仅募集到0.50亿元资金,这并不是一个向好信号。而此情况的出现直接引发市场对东方园林资金流动性的担忧,该公司财务危机亦由此逐渐发酵。

受此消息影响,东方园林当年股价出现暴跌进而股票停牌。并且,在停牌三个月后,该公司的股价继续大跌。截至9月2日,东方园林股价收于5.19元/股,较2017年10月创下的22.48元/股高点已下跌77%。

多方综合考量后,东方园林不得不引入“外援”。据悉,2018年12月盈润汇民基金以10亿元受让何巧女和唐凯夫妇所持的上市公司5%股权,成为继何巧女、唐凯夫妇之后的第三大流通股股东。

然而,此举并未彻底改善东方园林资金紧缺的问题。进入2019年以来,该公司深陷资金流动性困境。同年4月,东方园林又曝出拖欠职工薪酬事件。对此,东方园林方面表示已在加快项目回款回笼资金,以尽快补发员工工资。

值得关注的是,在解决工资拖欠问题后,东方园林资金短缺带来的影响还在持续发酵,该公司被执行人信息和法律诉讼信息也在不断增加,主要涉及劳务合同和建设工程合同纠纷。据天眼查信息显示,2020年7月,东方园林创始人何巧女名下有一笔被执行人信息,执行标的近2.38亿元;一个月后,何巧女名下再度新增一条被执行人信息,执行标的逾2.5亿元。上述执行法院均为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执行标的累计近4.9亿元。

东方园林近三年股价走势图(前复权,元)

数据来源:Wind返回基金排行,查看更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