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基金排行正文

海外观察丨华尔街 “阳谋”:“钱袋子”暗中对抗特朗普?

admin 基金排行 2020-09-10 13:11:24 10 0

基金排名:海外观察丨华尔街 “阳谋”:“钱袋子”暗中对抗特朗普?

随着美国总统大选日益临近,微妙的气氛正在笼罩华尔街。

尽管特朗普上台后,股市连创新高,华尔街金融圈和资本大佬们赚得盆满钵满。但特朗普任性善变、蛮横霸道的作风,也让不少华尔街人士感到厌恶。华尔街似乎正在展开一项暗中对抗特朗普的行动,除了大量政治筹款流向拜登,金融巨头们也坚决站在了特朗普对华政策的对立面。拒绝与中国脱钩,反而继续加注中国市场。美国媒体调侃称:“特朗普总喜欢谈论股市,因为这是他的最爱。但不知道,华尔街现在是否还喜欢他”。

(资料图片:2017年6月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来源:新华社/路透社)

用“钱”投票倒向拜登

很长时间以来,华尔街都是共和党的“钱袋子”,但这种现象在今年正出现明显变化。据追踪政治资金的研究机构“响应政治中心”称,金融领域捐赠者给民主党的捐款10年来首次超过了共和党。在华尔街金融圈已经捐赠的近8亿美元中,民主党人获得了超过一半的捐款。

“响应政治中心”的研究主任萨拉·布莱纳说:“这是一段时间以来,我们第一次看到民主党在这方面的筹款超过共和党。”希格诺姆全球顾问公司董事长查尔斯·迈尔斯说,与2016年相比,民主党人在这个选举季获得华尔街资金支持的速度更快。“很多人直接开出10万美元或25万美元支票,这在四年前是非常不寻常的。”

尽管股市不断创造新纪录,但在查尔斯·迈尔斯看来,许多在金融行业工作的人对特朗普的管理风格感到厌恶,“人们已经筋疲力尽,很难作出中长期资本配置的决定,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他的白宫将会做什么。”萨拉·布莱纳也认为,拜登在华尔街眼中并不是一个负面人物。“华尔街现在希望的是一个温和的领导人,而特朗普是相当不可预测的。”

和2016年相比,今年华尔街金融巨头们对特朗普的捐款明显减少。对冲基金Renaissance Technologies首席执行官罗伯特•默瑟在2016年给特朗普捐献了1570万美元,堪称最重要金主之一,但今年只捐了不到40万美元。对冲基金公司Whitebox Advisors公司创始人安德鲁·莱德利夫过去一直是共和党的捐赠者,但今年却表示不会支持特朗普。特朗普的捐款者中,唯一比2016年多的是其“铁杆粉丝”——私募股权公司黑石公司主席史蒂芬·施瓦茨曼,他的捐款额从4年前的500万美元增加到了今年的1800万美元。

展开全文

(资料图片:7月28日,拜登在美国特拉华州威尔明顿发表讲话。来源:新华社/美联社)

得益于华尔街金融圈的助力,拜登的“钱途”眼下正越来越光明。拜登的竞选团队在本月初宣布,他们在8月份一共筹集了3.645亿美元,是7月份1.4亿美元的2.57倍,大大超过了原先的月度筹款纪录。在这些捐款中,有超过2.05亿美元来自网络捐款。

相比之下,特朗普阵营8月的筹款数只有2.1亿美元,远远落后于拜登。特朗普8日在前往佛罗里达参加竞选活动时表示,为了赢得胜利,必要时已准备自掏腰包。“如果必须如此(自掏腰包),我会这么做的。我们必须赢!因为这是我们国家历史上最重要的一场选举。”

用“脚”投票 加大对华投资

让华尔街对特朗普心生不满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其几乎将中美关系一手拖入绝境。从发动贸易战到对华为等中国公司展开“科技冷战”,再到一连串的“脱钩”举动,都让华尔街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震动和反感。英国《经济学人》杂志日前采访了十几名华尔街金融界人士,而这个群体的反应几乎是一致的:拒绝和中国市场脱钩,反而继续加大对华投资力度,看好中国资本市场的前景。

根据《经济学人》的报道,过去一年,约有2000亿美元从海外进入中国资本市场。截至6月底,外国投资者对中国股票和债券的持有量分别比去年同期增长了50%和28%。随着MSCI等全球指数编制机构将中国资产纳入其基准指数,华尔街的基金经理正按照新的权重配置现金。中国在后疫情时代的GDP增长速度,以及目前超过其他国家的利率水平,成为外国资本不断涌入的强劲动力。

对于华尔街来说,中国市场实在太大,绝对无法忽视。咨询公司奥纬咨询预计,中国散户的可投资财富将从2018年的约24万亿美元增长到2023年的41万亿美元。面对如此诱人的市场资源,华尔街金融巨头们自然竭尽全力想分一杯羹。仅仅过去半年时间,尽管中美关系“自由落体”,但华尔街资本仍然不断在中国市场加注。

高盛和摩根士丹利都已加大投入,拿到了各自在华证券合资公司的多数股权。花旗申请到了基金托管牌照,成为首家拿到此类牌照的美资银行。在资产管理公司中,掌管7.32万亿美元的金融巨头贝莱德已准备布局在中国销售自己的基金,而领航投资已决定将其亚洲总部迁至上海。

斯通霍恩全球合伙人公司首席执行官勒·考努说,特朗普对中国的经济政策,正导致华尔街的大量资本流入香港股市。在他看来,中国大型科技公司像阿里巴巴、小米等,都注意到了投资界对于这些公司回到香港进行首次公开募股(IPO)的兴趣。接下去,随着可能成为全球有史以来最大IPO的蚂蚁金服上市,中国在金融科技领域将很快成为全球瞩目的投资焦点。对华尔街和其他外国投资者来说,这样的投资机会显然不容错过。

包括中国央行行长易刚在内的不少中国政府官员都表示,中国将继续推动金融业开放。中国的开放态度相较之特朗普的“脱钩”表现,让华尔街资本圈只能用“脚”投票。尽管大多数华尔街人士不愿意公开和特朗普政府唱对台戏,但这种暗中对抗却无时无刻不在发生。

一家美资银行的中国首席执行官表示:“我们要么在中国继续,要么离开。”《经济学人》评价称,美国针对中国的金融措施如同在齿轮上撒了一些沙子,但并没有阻止齿轮转动。

拜登温和政策拉拢华尔街

对华尔街来说,其党派特征近年来愈发混沌。过去的4次大选,从竞选资金看,其两次支持共和党总统候选人,两次支持民主党候选人。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爆发。为了挽救濒临崩盘的美国金融界,奥巴马在竞选中将救市作为头号目标,为此赢得了华尔街巨头的支持。而在此之前,华尔街大佬们大多是小布什代表的共和党的拥趸。

不过,华尔街的这次转向并不算成功。奥巴马上任后没多久就开始推出金融监管改革方案,要动华尔街的奶酪。2011年,“占领华尔街”运动席卷全美。普通民众对华尔街大鳄们拿着政府救市的钱,却享受着巨额分红和高额奖金极为愤怒。这次运动导致华尔街和奥巴马决裂。从此之后,民主党和华尔街的关系始终若即若离。

(资料图片:希拉里·克林顿。图片来源:新华社)

2016年,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收受高盛67.5万美元,进行了三场内部演讲。凭借华尔街的力捧,希拉里最终在筹款方面碾压特朗普。不过,希拉里最终不敌特朗普。美媒在分析原因时称,除了“邮件门”的影响之外,希拉里和华尔街走得太近让大量中低收入群体最终放弃了投票。在一些进步派选民和自由主义人士看来,任何与金融业友好的表现都需要警惕。

正因为如此,华尔街的资金对民主党人来说是一把双刃剑。拜登在今年竞选过程中,始终保持相对温和的角色。他并不像桑德斯和沃伦那样言辞激烈地批评华尔街。“富人和穷人一样爱国,”拜登之前在曼哈顿的一场筹款活动上对捐赠者说道,“我不认为500名亿万富翁是我们陷入困境的原因。”当然,他也会时常用言语和这个群体保持一定的距离。拜登的发言人最近表示:“美国不是由华尔街的银行家、首席执行官和对冲基金经理打造的,这是他的一贯态度。”

既不得罪民主党的基本盘,但也对华尔街的资金支持随时敞开大门,这就是拜登的竞选策略。《纽约时报》在一篇分析文章中指出,在对待华尔街最有权势群体的问题上,拜登的政策计划相对较少。他提出了一系列针对企业和富人的增税措施,包括提高个人所得税税率,以及将资本利得作为普通收入征税。但这些政策相比特朗普时期只是小幅修改,他没有触及华尔街最核心的利益,比如推出沃伦主张的财富税,以及针对华尔街的严厉金融监管政策。按照沃伦的财富税,资产超过5000万美元的人,每年将被征税2%;而对于资产超过10亿美元的人,税率将上升至3%。

经历了这几年股市的火爆,但同时也受够了美国社会在特朗普上台后的混乱和撕裂,这或许是大多数华尔街人士的直观印象。阿尔法资本合伙人公司董事伊安·卡茨表示,“虽然华尔街的银行家在影响他们行业的问题上更喜欢特朗普,但在其他大多数问题上,他们可能更喜欢拜登。”花旗集团前联邦政府事务总经理保罗•索尔内尔说:“银行家们关注的是两人的性格,以及他们作为领导人将如何行事。因为这个取向符合他们个人的身份、公司的品牌和声誉,以及员工关心的问题。”

对冲基金Baupost的创始人赛斯·卡拉曼说:“我看到有相当多的人把短期经济利益放在一边,因为他们更把自己看成是民主国家的公民。”卡拉曼一度是新英格兰地区共和党最大的捐款人。但在这次竞选中,他向支持拜登的团体捐赠了300万美元。《纽约时报》在一篇评论中认为,不少华尔街人士坦言,宁愿在拜登上台后多缴税,也不愿意看到现在的总统连任,“他们欢迎一个能够带来更老练、更有条理执政方式的总统”。

尽管把资本市场的表现作为执政后津津乐道的最大政绩之一,但特朗普却正在被自己的“政绩”抛弃。身为亿万富翁,几十年在资本市场长袖善舞,但特朗普似乎依然很难打动自己在资本圈的老朋友们,不得不说,也是一种悲哀。

(作者余浅为东方智库特约作者、资深国际议题媒体人)

东方智库原创稿件受法律保护,转载请联系电话即微信号19916759390。本文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东方网立场。

随着美国总统大选日益临近,微妙的气氛正在笼罩华尔街。

尽管特朗普上台后,股市连创新高,华尔街金融圈和资本大佬们赚得盆满钵满。但特朗普任性善变、蛮横霸道的作风,也让不少华尔街人士感到厌恶。华尔街似乎正在展开一项暗中对抗特朗普的行动,除了大量政治筹款流向拜登,金融巨头们也坚决站在了特朗普对华政策的对立面。拒绝与中国脱钩,反而继续加注中国市场。美国媒体调侃称:“特朗普总喜欢谈论股市,因为这是他的最爱。但不知道,华尔街现在是否还喜欢他”。

(资料图片:2017年6月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来源:新华社/路透社)

用“钱”投票倒向拜登

很长时间以来,华尔街都是共和党的“钱袋子”,但这种现象在今年正出现明显变化。据追踪政治资金的研究机构“响应政治中心”称,金融领域捐赠者给民主党的捐款10年来首次超过了共和党。在华尔街金融圈已经捐赠的近8亿美元中,民主党人获得了超过一半的捐款。

“响应政治中心”的研究主任萨拉·布莱纳说:“这是一段时间以来,我们第一次看到民主党在这方面的筹款超过共和党。”希格诺姆全球顾问公司董事长查尔斯·迈尔斯说,与2016年相比,民主党人在这个选举季获得华尔街资金支持的速度更快。“很多人直接开出10万美元或25万美元支票,这在四年前是非常不寻常的。”

尽管股市不断创造新纪录,但在查尔斯·迈尔斯看来,许多在金融行业工作的人对特朗普的管理风格感到厌恶,“人们已经筋疲力尽,很难作出中长期资本配置的决定,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他的白宫将会做什么。”萨拉·布莱纳也认为,拜登在华尔街眼中并不是一个负面人物。“华尔街现在希望的是一个温和的领导人,而特朗普是相当不可预测的。”

和2016年相比,今年华尔街金融巨头们对特朗普的捐款明显减少。对冲基金Renaissance Technologies首席执行官罗伯特•默瑟在2016年给特朗普捐献了1570万美元,堪称最重要金主之一,但今年只捐了不到40万美元。对冲基金公司Whitebox Advisors公司创始人安德鲁·莱德利夫过去一直是共和党的捐赠者,但今年却表示不会支持特朗普。特朗普的捐款者中,唯一比2016年多的是其“铁杆粉丝”——私募股权公司黑石公司主席史蒂芬·施瓦茨曼,他的捐款额从4年前的500万美元增加到了今年的1800万美元。

(资料图片:7月28日,拜登在美国特拉华州威尔明顿发表讲话。来源:新华社/美联社)

得益于华尔街金融圈的助力,拜登的“钱途”眼下正越来越光明。拜登的竞选团队在本月初宣布,他们在8月份一共筹集了3.645亿美元,是7月份1.4亿美元的2.57倍,大大超过了原先的月度筹款纪录。在这些捐款中,有超过2.05亿美元来自网络捐款。

相比之下,特朗普阵营8月的筹款数只有2.1亿美元,远远落后于拜登。特朗普8日在前往佛罗里达参加竞选活动时表示,为了赢得胜利,必要时已准备自掏腰包。“如果必须如此(自掏腰包),我会这么做的。我们必须赢!因为这是我们国家历史上最重要的一场选举。”

用“脚”投票 加大对华投资

让华尔街对特朗普心生不满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其几乎将中美关系一手拖入绝境。从发动贸易战到对华为等中国公司展开“科技冷战”,再到一连串的“脱钩”举动,都让华尔街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震动和反感。英国《经济学人》杂志日前采访了十几名华尔街金融界人士,而这个群体的反应几乎是一致的:拒绝和中国市场脱钩,反而继续加大对华投资力度,看好中国资本市场的前景。

根据《经济学人》的报道,过去一年,约有2000亿美元从海外进入中国资本市场。截至6月底,外国投资者对中国股票和债券的持有量分别比去年同期增长了50%和28%。随着MSCI等全球指数编制机构将中国资产纳入其基准指数,华尔街的基金经理正按照新的权重配置现金。中国在后疫情时代的GDP增长速度,以及目前超过其他国家的利率水平,成为外国资本不断涌入的强劲动力。

对于华尔街来说,中国市场实在太大,绝对无法忽视。咨询公司奥纬咨询预计,中国散户的可投资财富将从2018年的约24万亿美元增长到2023年的41万亿美元。面对如此诱人的市场资源,华尔街金融巨头们自然竭尽全力想分一杯羹。仅仅过去半年时间,尽管中美关系“自由落体”,但华尔街资本仍然不断在中国市场加注。

高盛和摩根士丹利都已加大投入,拿到了各自在华证券合资公司的多数股权。花旗申请到了基金托管牌照,成为首家拿到此类牌照的美资银行。在资产管理公司中,掌管7.32万亿美元的金融巨头贝莱德已准备布局在中国销售自己的基金,而领航投资已决定将其亚洲总部迁至上海。

斯通霍恩全球合伙人公司首席执行官勒·考努说,特朗普对中国的经济政策,正导致华尔街的大量资本流入香港股市。在他看来,中国大型科技公司像阿里巴巴、小米等,都注意到了投资界对于这些公司回到香港进行首次公开募股(IPO)的兴趣。接下去,随着可能成为全球有史以来最大IPO的蚂蚁金服上市,中国在金融科技领域将很快成为全球瞩目的投资焦点。对华尔街和其他外国投资者来说,这样的投资机会显然不容错过。

包括中国央行行长易刚在内的不少中国政府官员都表示,中国将继续推动金融业开放。中国的开放态度相较之特朗普的“脱钩”表现,让华尔街资本圈只能用“脚”投票。尽管大多数华尔街人士不愿意公开和特朗普政府唱对台戏,但这种暗中对抗却无时无刻不在发生。

一家美资银行的中国首席执行官表示:“我们要么在中国继续,要么离开。”《经济学人》评价称,美国针对中国的金融措施如同在齿轮上撒了一些沙子,但并没有阻止齿轮转动。

拜登温和政策拉拢华尔街

对华尔街来说,其党派特征近年来愈发混沌。过去的4次大选,从竞选资金看,其两次支持共和党总统候选人,两次支持民主党候选人。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爆发。为了挽救濒临崩盘的美国金融界,奥巴马在竞选中将救市作为头号目标,为此赢得了华尔街巨头的支持。而在此之前,华尔街大佬们大多是小布什代表的共和党的拥趸。

不过,华尔街的这次转向并不算成功。奥巴马上任后没多久就开始推出金融监管改革方案,要动华尔街的奶酪。2011年,“占领华尔街”运动席卷全美。普通民众对华尔街大鳄们拿着政府救市的钱,却享受着巨额分红和高额奖金极为愤怒。这次运动导致华尔街和奥巴马决裂。从此之后,民主党和华尔街的关系始终若即若离。

(资料图片:希拉里·克林顿。图片来源:新华社)

2016年,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收受高盛67.5万美元,进行了三场内部演讲。凭借华尔街的力捧,希拉里最终在筹款方面碾压特朗普。不过,希拉里最终不敌特朗普。美媒在分析原因时称,除了“邮件门”的影响之外,希拉里和华尔街走得太近让大量中低收入群体最终放弃了投票。在一些进步派选民和自由主义人士看来,任何与金融业友好的表现都需要警惕。

正因为如此,华尔街的资金对民主党人来说是一把双刃剑。拜登在今年竞选过程中,始终保持相对温和的角色。他并不像桑德斯和沃伦那样言辞激烈地批评华尔街。“富人和穷人一样爱国,”拜登之前在曼哈顿的一场筹款活动上对捐赠者说道,“我不认为500名亿万富翁是我们陷入困境的原因。”当然,他也会时常用言语和这个群体保持一定的距离。拜登的发言人最近表示:“美国不是由华尔街的银行家、首席执行官和对冲基金经理打造的,这是他的一贯态度。”

既不得罪民主党的基本盘,但也对华尔街的资金支持随时敞开大门,这就是拜登的竞选策略。《纽约时报》在一篇分析文章中指出,在对待华尔街最有权势群体的问题上,拜登的政策计划相对较少。他提出了一系列针对企业和富人的增税措施,包括提高个人所得税税率,以及将资本利得作为普通收入征税。但这些政策相比特朗普时期只是小幅修改,他没有触及华尔街最核心的利益,比如推出沃伦主张的财富税,以及针对华尔街的严厉金融监管政策。按照沃伦的财富税,资产超过5000万美元的人,每年将被征税2%;而对于资产超过10亿美元的人,税率将上升至3%。

经历了这几年股市的火爆,但同时也受够了美国社会在特朗普上台后的混乱和撕裂,这或许是大多数华尔街人士的直观印象。阿尔法资本合伙人公司董事伊安·卡茨表示,“虽然华尔街的银行家在影响他们行业的问题上更喜欢特朗普,但在其他大多数问题上,他们可能更喜欢拜登。”花旗集团前联邦政府事务总经理保罗•索尔内尔说:“银行家们关注的是两人的性格,以及他们作为领导人将如何行事。因为这个取向符合他们个人的身份、公司的品牌和声誉,以及员工关心的问题。”

对冲基金Baupost的创始人赛斯·卡拉曼说:“我看到有相当多的人把短期经济利益放在一边,因为他们更把自己看成是民主国家的公民。”卡拉曼一度是新英格兰地区共和党最大的捐款人。但在这次竞选中,他向支持拜登的团体捐赠了300万美元。《纽约时报》在一篇评论中认为,不少华尔街人士坦言,宁愿在拜登上台后多缴税,也不愿意看到现在的总统连任,“他们欢迎一个能够带来更老练、更有条理执政方式的总统”。

尽管把资本市场的表现作为执政后津津乐道的最大政绩之一,但特朗普却正在被自己的“政绩”抛弃。身为亿万富翁,几十年在资本市场长袖善舞,但特朗普似乎依然很难打动自己在资本圈的老朋友们,不得不说,也是一种悲哀。

(作者余浅为东方智库特约作者、资深国际议题媒体人)

东方智库原创稿件受法律保护,转载请联系电话即微信号19916759390。本文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东方网立场。返回基金排名,查看更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