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基金排行正文

红星资本局|调研纪要流出,长春高新暴跌,上市公司与机构股东“潜规则”,违规吗

admin 基金排行 2020-09-16 04:27:03 6 0

基金排名:红星资本局|调研纪要流出,长春高新暴跌,上市公司与机构股东“潜规则”,违规吗

红星资本局:聚焦资本市场,专注上市公司,提供投资参考。欢迎关注“红星资本局”公众号

昨天(9月14日),“药中茅台”长春高新(000661,SZ)罕见跌停。

此前,这只市值千亿的“大白马”,股价一度上涨500倍。红星资本局梳理,核心产品是让人长高的“生长激素”。今年上半年,这部分业务所在的子公司金赛药业也提供了上市公司超过86%的利润。

昨天,却因为一份神秘的“调研纪要”,一天之内市值蒸发167亿元。这份长春高新第二大股东金磊发言的纪要中显示,金赛药业的营销模式有问题、明年利润不如预期、二股东年底将减持等内容。

今天,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长春高新董秘默认了上述纪要的真实性,但他认为,“金磊并不代表金赛药业董事会以及长春高新。”有券商研究员告诉红星资本局,机构股东和上市公司之间,尤其是对机构扎堆的上市公司来说,有时很难完全区分开“公开”和“私下”,这也使得中小投资者会处于劣势。

今日,长春高新秒发业绩预告“救火”,稳住了今日的股价。不过晚间,深交所也针对上述调研纪要下发关注函,要求其说明金磊相关业绩言论是否真实、持股计划、以及公司是否违规披露信息等内容。

“调研纪要”引千亿“白马”跌停

长春高新秒发业绩预告,股价稳住了

从昨天上午开始,关于“药中茅台”长春高新,一份神秘的调研纪要在市场广为流传。

红星资本局了解到,这份纪要显示,接受调研的是长春高新子公司金赛药业;而会议参与嘉宾,则是金赛药业副董事长兼总经理金磊。

在这份纪要中,提出了公司的多个问题:

(1)疫情影响,外地患者不来了,医生也出去支援了;

(2)城市营销模式有问题,三季度不好也有内部松懈的原因,7月首次出现同比下滑;

(3)5年生长激素目标200亿,明年纯销25%(业绩展望增速);

(4)由于需要交税10亿,年底(金磊)还会做减持。

展开全文

据说,这份纪要是上市公司股东与东吴证券的交流纪要。不过,至今为止还未得到东吴证券的确认。

这份纪要在市场上流传颇广的同时,长春高新也迎来了股价闪崩。午后,长春高新一字跌停。截至昨日收盘,长春高新一天之内市值蒸发167亿元,收报371.62元。

若按照最新股东户数88970户计算,人均亏损18.8万元。

对于投资者关于“纪要是否真实”的提问,长春高新并未直接回复,而是在互动易上称,公司未收到相关股东的减持意向通知,从未发布过未来几年的业绩展望等。

而在接受媒体(中国网财经)采访时,长春高新董秘默认了上述纪要的真实性,但他认为,“上市公司信息是以董事会秘书的对外发布信息为主,金磊作为上市公司第二大股东、金赛药业总经理,他对市场偏于保守的判断,并不代表金赛药业董事会以及长春高新。”

今早,长春高新火速披露三季报业绩预告“救火”:预计2020年前三季度预计盈利21.71亿元至22.95亿元,同比增长75%至85%,基本每股收益5.3元至5.67元。

业绩预告稳住了长春高新的股价。今日收盘,长春高新涨3.16%,收383.36元/股。

不过晚间,深交所也针对上述调研纪要下发关注函,要求其说明金磊相关业绩言论是否真实、持股计划、以及公司是否私下向指定股东披露未公开信息等内容。

千亿白马如何养成?

“增高针”的金赛药业贡献最大利润

15年来股价最高涨500倍

金磊是金赛药业的创始人,也是长春高新的第二大股东。

1996年,获美国生物学界至高荣誉“克莱文奖”后回国创业,创办了金赛药业。资料显示,在加州大学读书时,所在的实验室即在进行“大肠杆菌蛋白质的表达、纯化及蛋白质工程”研究。

1997年,以“全球顶级生物科技公司研究员”身份下创立了金赛药业的金磊却碰上了资金上的困难,也正是在这时,长春高新入股。

长春高新、金磊分别持股70%、24%,另有一自然人持股6%。目前,长春高新持有金赛药业99.5%的股份;金磊持有长春高新11.51%的股份。

创业后,金磊率领他的研发团队,攻克高表达菌种构建、高密度发酵、高活性产品制备等多项技术难题,在1998年创制出国产第一支重组人生长激素,结束了重组人生长激素没有国药的历史。

生长激素有什么作用?简单地说,最明显的作用即是增高。

著名足球明星梅西就是注射这种“增高针”的典型代表。资料显示,梅西11岁时就被诊断为因为生长激素缺乏(GHD)导致的侏儒症,13岁时的身高也只有8岁儿童的标准,经过注射生长激素的治疗,梅西最终身高达到170cm。

2005年,金赛药业的生长激素水剂上市;2014年,聚乙二醇长效生长激素上市;2015年,国产重组人促卵泡激素上市;2016年,生长激素隐针电子注射笔上市。

市场对这种能增高的“激素针”,到底怎么看?9月15日,财经博主@股社区在微博发问:如果花费15万打激素针,有很大概率让孩子长高4-5公分,你愿意吗?高赞评论称:别说孩子了,就问一句大人能不能打。

随着增高针的上市和普及,长春高新的股价一路水涨船高。以生长激素水剂上市的2005年来相比较,彼时7月18日1块钱左右的股价,到8月31日513元/股的最高点,上涨超过500倍。

如今,金赛药业早已成为了长春高新的利润奶牛。

根据长春高新2020年半年报,今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9.17亿元,其中金赛药业营业收入为25.35亿元;净利润13.1亿元,同期金赛药业的净利润为11.29亿。

再看长春高新,也早已从早期的房地产公司完全转型为医药公司。根据公司介绍,目前已实现旗下金赛药业、百克生物、华康药业、高新地产“四驾马车”的发展格局。目前,百克生物也准备抢滩科创板,IPO申请已经通过上交所的问询。

机构股东扎堆的“白马股”

这些都是“潜规则”……

实际上,长春高新这只“大白马”,本就是机构股东的心头好。

截至今年上半年,长春高新前十大股东名单里,中央汇金和香港中央结算有限公司分别排第4、第5,排名第6至第10的均是社保基金,分别是全国社保基金一一八组合、一零一组合、一零四组合、一一四组合、一一六组合。

此外,机构扎堆长春高新,持股机构达1134家,累计持股近2.1亿股。

9月14日,长春高新也被诸多机构卖出。华泰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天津华昌道证券营业部、深股通专用、东北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上海永嘉路证券营业部卖出最多,分别为2.77亿元、2.5亿元、2.11亿元。

有券商研究员对红星资本局分析,获得机构投资者的青睐的公司,在大资金合力做多的背景下,一般会得到较高的股价;但同时,大资金抱团,也会对上市公司的负面消息更为敏感。

“如果公募基金、社保基金判断公司的基本面出现变化,大笔资金的流出,对公司的股价将会造成很大的影响。”上述研究员介绍,在这样的情况下,上市公司在小型沟通或“私下”说出一些更多的信息来,也时有发生。

“上市公司并不会披露所有的会议纪要,所以对于中小投资者来说,比起机构投资者,在获取信息这一方面还是处于劣势。”上述研究员感叹。

据财联社,在盘后投资者交流会上,金磊表示,纪要中的经营预测是他从经营者的角度来阐述的,预测得相对保守主要是为了激发员工的危机意识,让员工戒骄戒躁。“日前的交流是小范围会谈,不代表金赛药业董事会和管理层,更不代表长春高新对业绩的展望。”

关于股票减持,金磊表示,减持和长春高新的发展前景和业绩毫无关系,减持仅是为了缴纳税款。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今早的公告中,长春高新还解释了金磊的减持,称按照相关协议,金磊2019年度业绩承诺已达成,在2020年12月底将有部分股票具备减持条件。

但金磊减持的额度、减持的具体时间和减持的方式应遵守“短线交易禁止”、“大股东减持新规”等监管规则。目前,金磊尚不具备减持条件。

至于金磊这样说出自己的减持计划,是否涉及信披违规?多位律师对红星资本局分析,目前的信息来看,不能判断其是违规。但如果是披露未经公司授权的经营数据,并造成股价波动,影响却是非常恶劣的。

“一般涉大股东减持,肯定都不想在股价低处进行。而说出自己的减持计划,对股价肯定是没有正面影响的。”上述研究员认为,但大股东减持信息仍属敏感信息,应按照具体规定进行披露。

红星新闻记者 俞瑶

编辑 邓凌瑶返回基金排名,查看更多

评论